崇明教育

微博  |      微信  |  简体版  |  繁体版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内联外引:崇明教育内涵均衡之道

 | 发布部门:崇明教育局 | 上网时间:2017-10-24

内联外引:崇明教育内涵均衡之道

 

 

摘  要:

崇明直面教育内涵均衡化发展路上遇到的困难与挑战,持续追求公共教育服务的均衡化水平。追求的不仅是面向未来、城乡无差别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资源配置,更是内涵发展上的优质均衡。形成了市级规定项目与区域特色策略协同并进,“内联外引”的均衡化举措。

关键词:教育公平内涵均衡 内联外引

 

崇明,东海瀛洲,岛域水乡。十二五期间,南筑越江通道,北架崇启大桥。崇明岛、长兴岛与横沙岛,经国务院正式批复,形成三岛总体规划的生态岛战略态势。崇明教育致力于全面构建人本、和谐、开放和可持续发展的教育生态体系。

2014年3月,经国家教育督导检查组督导检查, 上海全市17个区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均达到了国家规定标准。督导组发现,上海建立健全市级财政向财政相对困难区县的转移支付机制,每年拨出专项资金,用于远郊区县和财政相对薄弱区县发展义务教育。2013年,崇明县生均拨款已在全市17个区县中居于第7位。专家们近距离感受到海岛义务教育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学校设施更新快、学生成绩不排名、优秀生可减免作业、快乐活动日活动多、社团发展有特色。

崇明直面教育内涵均衡化发展路上遇到的困难与挑战,持续追求公共教育服务的均衡化水平。追求的不仅是面向未来、城乡无差别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资源配置,更是内涵发展上的优质均衡。形成了市级规定项目与区域特色策略协同并进,“内联外引”的均衡化举措。

 

走向内涵均衡路上遇到的困难与挑战

(一)农村学校布局离散度高。

崇明三岛面积达到1411平方公里,其中崇明岛1267平方公里,长兴岛88平方公里,横沙岛56平方公里。崇明中小学、幼儿园共102所,分布18个乡镇。其中城桥镇、堡镇两个城区内的学校相对集中,其余的16个乡镇上的学校之间离散度高。就崇明岛上,最西部三星中学到最东部前哨学校之间距离为70多公里,从崇明岛到长兴岛需要经过长江大桥,而要前往横沙岛,必须要经过长兴岛,然后乘坐摆渡船才能达到。因此,崇明三岛学校的高离散度,使得无论岛内,还是岛外,各类教育教学活动的开展的时间成本与交通成本都高。

 

(二)农村学校规模不断缩小。

崇明将近75%的学校是农村学校,崇明农村在经过几十年来的社会变革和城镇化过程,传统农村社会人力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劳动力入城打工,并将子女也带入城市,农村学生生源不断减少,农村学校的规模也不断缩小。

截止2015年9月的最新数据统计来看,全县义务制教育阶段共62所学校(含民办),小学阶段学生数<300人的学校共12所(含一贯制学校),初中阶段学生数<300的学校14所(不含一贯制学校)。义务制教育阶段<300的学校占比41.9%,生源最少的学校初三 毕业班的学生数是个位数。

 

(三)师资面临结构性缺编与老龄化。

很多农村小规模学校面临师资结构性缺编与师资的老龄化现象。部分学校的师资平均年龄在49-50岁左右。一方面是由于农村学校生源下降,师资超编,而部分学科岗位缺乏专业技能教师,却又无法引进;另一方面,优秀师资流向外区。从2012-2015年的数据统计显示,本县三年分别流出师资109人、121人、81人、66人。各学段数据显示,初中师资流出最多。同时,由于地处远郊,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师资很难引进。

 

(四)农村家庭教育相对薄弱。

截止2015年10月统计,本县中小学(包括职校)在籍学生39393人,其中非沪籍学生9966人,占比25.3%。隔代监管、单亲、离异等特殊家庭子女5981人,占比15.18%(其中隔代监管儿童1538,占特殊家庭学生数的25.7%)。数据显示,特殊家庭子女占比较高是我县基础教育面对的问题之一。同时我县未成年人家庭教育资源也非常薄弱,除了15.81%特殊家庭子女(其中25.7%的隔代监管儿童),其他农村家庭父母文化水平大部分都比较低,对家庭教育的重视度和实施家庭教育的能力都很有限。

 

内联”机制,让优质均衡成为共同的价值追求

(一)“双联工程”点对点缩小城乡差距。

“双联工程”是指“结对联动·联体评价”工程,是通过城乡学校点对点的结对联动,强弱互补、资源共享、交互引领,逐步缩小城乡学校之间的差距的均衡化举措。崇明自2009年以“自愿组合”与“城乡结对”的原则开始实施第一轮学校间“结对联动·联体评价”工程,并将该项目作为新一轮校长三年任期目标的重点项目之一,实施年限与新一轮校长三年任期同步。

“双联”工程创新之处之于评价先行,且是发展性评价。教育局在推行“双联工程”时,首先制订《崇明县学校‘结对联动·联体评价’教育发展实验项目考核评价标准》,做到了制度先行,行动在后,使评价真正起到激励与导向作用。其次,在联体评价中,更注重的是发展性的评价。对相对低位学校的评价着重考察教育理念有没有更新,教学行为有没有优化,教育质量有没有实质性的提升;对优质学校的评价着重考察在办学理念、师资、课程、管理等方面向相对低位学校提供帮助,有没有真正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双联工程”使区域优质的教育资源得到了共享,实现了强弱互补,使各自取得相应的发展,更有效地激发了学校之间结对联动的自觉性。不少校长主动向教育局提出了加入“双联”工程行列的要求,更有不少校长在评估自身优势与不足外,主动与市区或本县的优质学校建立非正式的结对联动关系,使结对联动的类型从牵线搭桥型向自主结合型转变。

(二)“学区化集团化集群式优势互补。

其一,崇明的“集团式办学”是指优质学校兼并薄弱学校或相近地区农村小规模学校合并而形成一个教育集团,一个法人,两个或多个校区实施一体化管理的办学方式。自2011年开始先行试点,成立东门中学、东门小学、莺莺幼儿园三大教育集团,目前我县中小幼共有八个教育集团,集团内校区间在学业质量、课程构建、师资专业素养等方面差距不断减小,在文化融合中形成一个整体,有力提升了城区与周边的均衡化水平。

其二,构建两大教育联盟,推进学区内的均衡化水平。在崇明岛中西部地区构建农村初中“城北片教育联盟”,弥补八所小规模学校单兵作战的劣势,活化小规模学校超编的教师资源,有效整合各校课程建设、课堂教学、学校管理、人员流动等经验,形成优势互补、协作共进的新局面。在只能摆渡的横沙岛构建中小幼跨学段教育联盟。横沙岛上的中、小、幼位置紧密相邻,实践跨学段联盟的学区化办学,在特色课程、创新实验室、师资研训等方面探索三个学段贯通的发展模式。

其三,构建两大联合体,创新学区化办学模式。一是完善特色教育联合体。依托“陶艺”特色教学联合体、乡土课程联合体等特色发展联合体,实现校际之间“均衡+特色”的发展目标。另一是在陈家镇地区依托上海市东滩思南路幼儿园和上海市实验学校东滩分校两所新校,在崇明新城地区,依托静安区南京西路幼儿园、一师附小两所名校,形成“名校+新校”的学区化办学模式,形成崇明教育高位优质的发展态势。

(三)跨校教研联合体均衡师资专业素养

根据崇明三岛地域广、学校离散程度高的特点,崇明县组建了由县级骨干教师领衔的一百多个学科跨校教研联合体。这一教研平台的搭建,激活了县级骨干教师的责任感与智慧,也给更多的教师参与现场观摩研讨活动并展示自我提供了可能。有效促进了教师专业化的均衡化发展。如,学前教育学段的绿色教育共同体,农村幼儿园自发自主因地制宜开辟园内种植园(角)、依托社区资源设立生态教育实践基地、家园互动种植爱心树、定期组织开展绿色教育主题活动等。共同体成员制定了活动章程、明确了团队研究目标和园所个性发展方向。共同的愿景凝聚着团队的智慧,让这个本是民间自发组建的共同体成长为一个极具感召力和生命力、倍受关注和扶持的研究团队。

(四)“假日学校”校内外形成育人合力。

每个村居成立“假日学校”。为弥补家庭教育与区域内校外教育资源的不足,三岛地域广阔,学生居住分散等问题崇明县教育局从2009年开始,在全市率先推行假日学校制度。在全县336个村居委,每个村居都成立“假日学校”。假日学校服务的对象是本县小学到高中所有学生。包括农民工随迁子女和在岛外就读、暑期回乡度假的“的哥”子女等。

校外合力推进“假日学校”。“假日学校”的管理是由“未成年人工作联席会议”下设办公室(假期办),进行统筹协调、指导督促暑期假日学校工作。(“未成年人工作联席会议”由县文明办、教育局、青保办、综治办、妇联、团县委等部门组成。)乡镇政府分管镇长或党委宣传委员负责辖区内村居假日学校管理。乡镇事业办和青保办是具体工作部门。各村居委党支部书记担任校长,村(居)主任任副校长,组建假日学校校务委员会,落实人员场所活动项目等各项工作。学校对插村教师的工作进行管理。插村教师协助假日学校制定计划,设计活动。

义工志愿者倾情加盟“假日学校”。此外,还有一大批大学生志愿者、“三支一扶”大学生、“五老”人员、爱心妈妈、青少年事务社工、部队官兵、插村教师的个人参与。同时,我们还培养组建了指全县假日学校的公共人力资源队伍。分别是:100名家庭教育指导师(取得国家级家庭教育指导师资格);120名心理健康教育指导师;15名法制教育讲师团讲师。这三支专业队伍随时可接受假日学校邀请担任假日学校的导师。

假日学校使得假期中的农村孩子,处在被关爱、受教育的环境里,有利于他们的安全与健康快乐地成长。各种丰富的体验活动,如,观摩现代农业园区、体验采摘、各类科技之光夏令营非遗文化、民居变迁等多种小探究活动驻地军营体验花卉制作、剪纸、泥塑、歌舞表演、器乐演奏等活动,真正让农村的孩子过一个健康、安全、学有所得、玩有所乐的假期。

 

“外引”智慧,从“被带着走”实现“自主地跑”

(一)委托管理,“核心技术”的移植与创新。

上海委托管理作为教育城乡一体化的重大举措,从2007年至今整整八年,共四轮了,崇明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崇明的八年托管之路,从文化排异文化移植,再到如今的文化融合,从碰撞到融合,从移植到创新。这四轮中,崇明共有21所中小学接受市优质学校的托管。如果再加上第五轮,崇明将有46.7%的中小学受惠于委托管理,9900多名学生和1700多名教师也直接获益。

为实现“托管”是为了“不托管”的跨越,崇明积极思考如何将市区优质学校的“核心技术”进行本土化移植与创新,从而真正产生长效效应。例如,第四轮委托管理中,虹口的红旗小学将“星级教师机制”移植到崇明育才小学,育才小学积极借鉴内化,形成教师主动发展自己专业和能力的可持续发展机制,真正复苏了百年老校育才小学自身的造血功能;崇明庙镇小学移植创新了虹口凉城三小的师生“科体节”,师生同台展示,并且向家长与社区开放,在展示中坚定作为“庙小人”的自豪感;上海成功教育管理咨询中心将成功教育理念植入崇明堡镇二小,让年轻教师走出“生源决定论”的误区,一分为二地分析学生,关注学生的闪光点,引导学生尝试成功,同时实现教师自我的成功。

委托管理在崇明原有的教育生态中输入了新的资源,带来了崭新气象,营造了先进的教育环境。委托管理对崇明学校的帮助是多渠道、全方位的。从制度到文化,从管理到研修,从课程到课堂,从学生到教师,学校办学品质整体提升,部分学校跨入了新优质学校的行列。

我们在委托管理中思考从“经验移植”向“自主发展”转轨,并实践创新具有崇明区域特色的均衡化策略,真正激发出我们学校的原动力和内驱力,从被带着走到自主地跑,直至独立并创造性地奔跑。

(二)依托静安黄浦项目开阔办学视野,提升办学境界

2012年至今,崇明基础教育依托黄浦、静安的专项经费与教育资源的大力支持,在校际合作结对、建立质量保障体系、建设学前教育优质品牌、队伍建设的交流合作等方面开展合作,开阔了崇明学校的办学视野,提升了办学的境界。

其一,引入黄浦静安优质品牌。崇明教育局在市教委和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主动邀请黄浦区、静安区优质学校委托管理崇明的新校。静安区的南京西路幼儿园托管了崇明新城幼儿园,静安区一师附小托管了崇明江帆小学,这两所学校将在今年开始招生;还有在崇明东滩地区由思南路幼儿园和上海实验学校分别托管两所新校,将在2017年开始招生。我们期望以“名校+新校”的办学模式,创建崇明教育优质发展的新典型。崇明东滩思南路幼儿园项目已经完成园舍建筑规划方案第三次设计调整,在既体现尊重儿童需要的建筑设计理念,又融入思南路历史保护建筑符号等难点问题上有了突破。

其二,集聚力量攻特色。在黄浦静安学校结对学习中,大部分学校以核心项目引领,取对方学校的特色、特长,与本校的教育实际与三年发展目标相结合,集聚力量攻一点,从深度与效度上下工夫。例如,崇明实验幼儿园结对黄浦区思南路幼儿园,以“游戏中心”为主题活动,并通过实地观摩、现场指导和网络教研等形式在过程中提炼问题,发动教师开展针对“问题”的教研;扬子中学以课堂教学为主;东门与实验中学以校本教研为核心项目;正大中学与社团活动为主;西门小学以校本课程开发为主;虹宝幼儿园以精细化管理为主。

(三)“新优质”,教育本原的坚守与践行。

2012年在市教委启动“新优质学校”项目的引领下,崇明教育局制定了《崇明县区域推进创建新优质学校项目实施意见》,全面开展新优质学校的创建活动

“新优质学校”创建项目对于崇明教育的均衡化发展有着更加特别的意义。崇明绝大多数的学校不仅没法挑生源,而且还将敞开接受许多的问题生源。正如国家督学尹后庆先生所说:“新优质学校”是最接近教育本原的价值回归。我县义务制教育学校必须直面这些问题,一个一个地解决不断出现的难题,尽力守护好每一个在校的孩子,并为他们的未来发展之路出谋划策。

崇明有许多优秀的老师、优秀的校长不惧地域偏远,不受外部诱惑,坚守在农村学校的讲台上。他们也许都称不上名师、名校长,但他们却在每一位农村孩子生命成长过程中担负着重要的角色。每一位农村孩子的未来成长之路都在我们这些“新优质学校”里奠基。因此,崇明“新优质”学校经过三年的创建,遍及9个乡镇,形成新优质教学生态圈,聚焦“主动·有效”课堂的变革;作业“增”与“减”的思考与实践;聚焦乡土课程的开发与实践;聚焦以校为本的绿色指标质量评价改革;聚焦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等项目开展活动。每一所学校不挑生源,不推客观原因,积极发挥自身办学的主动性,在内涵发展的攻坚领域予以大胆探索,小心实践。经过三年创建,我县一大批农村普通学校不仅在学业质量上有所提升,而且在培养孩子的特长、激发孩子的自我成长之路、学校建设的文化等方面都探索出具有浓郁乡土特色的路径

 

通过“内联”机制,“外引”智慧,关注每一个农村孩子的未来发展,多渠道激活各种教育资源,崇明学校不仅在课程执行力、凝聚力、认同感方面得到大力提升,而且也培育了深层的认知文化、观念文化和制度文化。而制度带给我们的是可持续的发展与变革,不断促使我们持续探索教育公平、均衡、优质的终极追求,反思“从教育管理到教育治理”的内在本质、运作逻辑和价值真谛。这就是崇明教育不断追求优质均衡的“大道”

 

参考文献:

[1]尹后庆. 见证变革——站在上海基础教育转折点上[M].上海教育出版社,2013.12;

[2]杨叶. 破解农村小规模学校发展难题的几个途径[J].理论探索,2015,(05);

[3]沈祖芸. 集群式均衡 上海学区德团化办学力促入学机会均等[J].上海教育,2014,(09);

[4]迟建伟. 薄弱校“ 高位嫁接” 名校可促进教育均衡发展[J].中小学校长,2007,(05);

[5]胡惠闵.教师专业发展背景下的学校教研活动[J].全球教育展望,2006,(03)。

 

[ 内容推荐 ]   [ 邮件订阅 ]   [ 错误报告 ]   [ 短信服务 ]   [ 打印 ]   [ 返回上级 ]

 

版权所有:上海市崇明县教育局 地址:崇明县城桥镇新崇北路308号 电话:59623677 备案号:沪ICP备05014162号-3
管理:崇明县教师进修学校信息部 地址:崇明县城桥镇新崇北路6号 邮编:202150 电话:69611520
COPYRIGHT®2010 CHONGM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统计 | 网站地图 |